您现在的位置 : 网站首页 >> 文化 >> 今日闲情
年味哪去了
发布日期 : 2020-01-07 10:16:43 文章来源 : 潮州日报

  □ 张帮俊

  快过新年了,可是,很多人都有同样的感受,不光年味越来越淡,而且,心中那企盼新年的愿望也不强烈了。不禁要问:“这年味哪去了?”并不是我们长大了,不像小时候那样盼年了,而是,现在的新年已经变了味。

  那时盼过年,对孩子来说,是因为过年有好吃的、有新衣服穿、有压岁钱发。对于大人来说,忙碌一年,也该喘口气,歇息与家人过个祥和的团圆年。那时,虽然日子过得挺清苦,可人们的精神压力并不太,并不在乎挣多少钱,只盼家人能平安幸福。那时,年终奖多以实物发放,咸鸡、皮蛋、带鱼,每个人从单位里拿到这些过年“硬货”,个个是喜笑颜开。现在年终奖多发钱,多为数字上的变化,却没有了那时的兴奋。

  那时过年,年味浓。杀年猪、大扫除、采年货。人们都在为过年准备忙碌着。手写的春联、胖娃娃式的年画、拿在手上气球、含在嘴里的炒米糖。当然了,也少不了给孩子买些新衣服、烟花。那时过年,气氛热闹,大家都住在一起,街坊邻居关系非常融洽。你帮我腌香肠、我教你烧年菜。印象最深一次,十几家在一起吃年夜饭,每家烧几道菜,百十号人在一起过年,那种齐乐融融的过年滋味仍让人温暖。现在,住房条件改善了,很多人都住进了独门独户的新房,可是,邻居间的关系更陌生了许多。各自过各自的年,大家一起过年的情景也只能存在记忆里了。

  过年,对于那时的孩子就是“天堂”。可以尽情地玩,可以吃到平时很难吃到的东西。除夕夜,大人们收拾碗筷之后就去看春晚,孩子们则玩起属于他们的过年游戏。很多男孩口袋里都装有许多各式各样的“烟花”,大家在一起赛花,看谁放的烟花最漂亮。印象中,对一款“降落伞”烟花深刻。烟花在空中绽放,一个小降落伞徐徐从空中落下,惹得地面上的孩子们争抢,谁抢到了好似中了头彩,那般的兴奋。

  年初一,跟着父母去走门串户去拜年。磕个头,说些吉祥话,接过大人们递过来的压岁钱,虽然,只是几元钱,却乐得屁颠屁颠的,恨不得,天天过年。慢慢地,拜年方式也发生了变化,电话、短信、手机,乃至网络拜年。虽然方式越来越快捷,可少了面对面的交流,总缺少什么。

  有人说,时代在发展,过年方式日新月益是难免的。可是,越回味曾经的过年情景,越说明,人们内心深入还是非常渴望那些久远的年味能回归。


相关文章
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,严禁转载。 承办单位: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:www.12377.cn
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68-2289965 举报邮箱:gdczsjb@126.com
电话:86-768-2289965 传真:86-768-2289965 地址: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
版权所有 2004-2013 ©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.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*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
许可证编号:44120190017 粤ICP备13030909-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:4451013011048
潮州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