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 : 网站首页 >> 旅游 >> 旅游情报
冬到栖霞山 看漫山红遍
发布日期 : 2019-12-17 09:47:19 文章来源 : 潮州日报

  ??唐红生

  南京栖霞山与北京香山、苏州天平山、长沙岳麓山,并称为我国“四大赏枫胜地”。到栖霞山车程也就个把小时,可我一直未曾去过,直至前些日子,才随户外群前往。

  从景区南门而入。连日的雨将季节带进了冬,此时才停歇。山间雾气笼罩,树林披上了薄纱,影影绰绰。黑色的柏油路盘绕而上,栈道几乎与公路并行。我选择了栈道,因为可近距离赏叶。

  木栈道蜿蜒于林间,一棵棵、一丛丛、一簇簇枫树,万叶婆娑,缥缈中现婀娜身影,迷蒙中见点点绯红。叶被雨水打湿,洗去了尘埃,愈加纯粹。“小枫一夜偷天酒,却倩孤松掩醉容。”矮小的枫树格外火红,像喝醉酒似的。水珠仍挂在叶上,闪着晶莹的亮。细看叶上每一条经络都在偾张,似乎要来一场酣畅淋漓地迸发,映红整个山峦。有几位女同伴捡起地上枫叶,贴在脸上,让一抹嫣红相伴。

  一路追随红叶而去。饮马池、小营盘,这名字一看就与驻军有关。原来乾隆皇帝六下江南,五次驻跸栖霞山,并赞誉为“金陵第一明秀山”,负责安保的御林军就驻扎于此。饮马池一池清水,小营盘已残垣断壁,高高的瞭望台依稀能见,数株红枫像一列卫兵忠实守护。

  越往山顶雾气越大,不觉来到秦始皇登山临江处。素有“六朝胜迹”之称栖霞山,历史上曾有五王十四帝登临。此地是一制高点,藏在枝繁叶茂枫树下的亭台,不小心露出了飞檐翘角,古风扑面。站在廊下俯视,巍峨的长江四桥飞架南北,江面朦朦胧胧,江水浩荡东流,汽笛声声,马达阵阵,千舟竞发。遥想始皇当年,绝未见到如此壮观场景。

  山道弯弯,一路向下。天气好转,云开雾散,视野顿时宽广了许多,就连湿漉漉的枫叶也频频点头称好。红叶谷怪石嶙峋,茂密的枫树或在石中,或挂峭壁。鸡爪槭、红栎、榉树、枫香等,红的、黄的、褐色的叶交织在一起,层层叠叠,滚滚而来,绘成一轴色彩艳丽的长卷,正应了孔尚任《桃花扇》中“放目苍崖万丈,拂头红树千枝”诗境。

  清泉汩汩流淌。桃花湖畔,一池碧水倒映古朴典雅的珍珠泉亭。虽不见如珍珠般点点泉涌,但以水为镜的枫叶,有的探下身子,有的直立岸边,有的旁逸斜出,风姿绰约,形态万千。再看水中树影,如水彩画一般,迷醉了双眼。

  一片枫树林中几位女子,是来自附近高校的大学生。她们身穿汉服,手撑一把油纸伞,颔首低眉,秀发如瀑,衣袂飘飘,踩着满地的落叶,时而一人独处,时而两人对视,时而数人依树,一颦一笑,一招一式,宛若从古而来的佳人。枫叶映红了她们娇羞的脸庞,她们为枫林增添了千般灵秀,更浓了游人的兴致。

  山脚下的栖霞古寺,香火袅绕,梵音低回。栖霞山形如一把巨伞,故最早叫伞山。由于山中盛产草药,可以用于养生,又得名摄山。南齐明僧绍在此建了一所“栖霞精舍”,颐养天年。临终前,他舍宅为寺,寺以宅名,于是就有了栖霞寺。后来寺的规模渐大,栖霞山因寺而得名。

  寺门前几棵百年以上银杏树,似乎沾染了千年名刹之神韵,高耸参天,伟岸动人。金黄的叶片,犹如剥开咸鸭蛋的蛋黄。四周如炬的枫树,落叶仿佛轻轻飘落在南朝楼台烟雨中。这叶的黄、红,与暗红色院墙、黑色瓦片交相辉映,既热烈又庄重,韵味独特而悠长。

  明镜湖水平如镜,岸边几蓬黄草点缀着宛如绿宝石般的湖面。太阳已穿过云层,把高大红枫染得如火似霞,与湖心亭上摇曳的红灯笼相衬,股股暖流四处漫溢,也流进了我的心田。

  走出西大门,回望高大牌坊上乾隆御笔“栖霞山”三字,真可谓“一座栖霞山,半部金陵史”啊!登栖霞山不仅赏枫,也可访古,悠悠古韵把枫叶浸染得如此隽永,漫山的枫叶又把山渲染得多么徇烂。我忽地悟到,霜愈重叶愈艳,直至最后灿然,这是自然之美,也是生活之趣。


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,严禁转载。 承办单位: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:www.12377.cn
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68-2289965 举报邮箱:gdczsjb@126.com
电话:86-768-2289965 传真:86-768-2289965 地址: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
版权所有 2004-2013 ©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.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*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
许可证编号:44120190017 粤ICP备13030909-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:4451013011048
潮州新闻网